赵无极 1963年作 01.04.63

Lot0201赵无极 1963年作 01.04.63

作者
赵无极
作品分类
西画雕塑
尺寸
55×50cm
估价
NTD 30,000,000 ~ 38,000,000
成交价
NTD 38,560,000
拍卖时间
2021-10-03
拍卖公司
中诚国际艺术拍卖

拍品描述

保证书:附赵无极基金会开立之原作保证书
作品中文文章:「人们以为绘画和写作是重现形式及事物的特点。事实并非如此。绘画是在混沌之中创作新事物。」——赵无极
华人抽象大师赵无极,凭借着其特殊的优美抽象线条与细腻的色彩表现,融汇东西方艺术语汇,其泰然自若地将中式的山水意境、书法的写意、细腻虚实的传统底蕴,加入了西方现代主义的浓烈奔放,寓之于油彩之中,凝聚出独树一帜且悠然旷远的「抒情抽象画」风格,是为「西方现代抒情抽象派」的领军人物。
赵无极生于中国北京,承袭杭州艺专一脉传统,受业于林风眠及吴大羽等艺术大家。1941年,年仅21岁的赵无极便在重庆举办了首场个人展览。而后,情若父子的校长林风眠劝其到法国留学,遂于1948年偕妻子谢景兰共赴巴黎,结交了不少艺术界文人雅士。而在当时艺术思想兴盛蓬勃的花都,赵无极亦极力吸收各式画风学派,尤以推崇追溯文艺复兴的艺术巨匠林布兰(Rembrandt)与西班牙浪漫主义画家哥雅(Goya)。其中林布兰作品中深刻的光影技法与生动的质感,甚为赵无极喜爱;而野兽派色彩的狂放大胆、立体派通过解析动作、分割平面,碎裂并解构了现实空间的前卫技法,更是令赵无极惊叹不已,他便在这多采繁复的艺术氛围中酝酿其抽象绘画的基韵。
1950年代,赵无极企图援引传统作为创新的来源,一趟美国之行的观展经验中,受到了保罗﹒克利(Paul Klee)绘画启发,具象的图腾逐渐退去,其「克利时期」展现出迷人的几何结构与诗意的美感。而后「甲骨文时期」选择了神秘深邃远古金文,赋予其崭新的抽象意涵,按无极本人所语,此时期作品受法国文化影响甚远,充满浪漫情调与诗意。于1958年之后,赵无极索性把作品的完成日期写于画布之后,并以之来命名作品,而作品本身排除了对自然现象的援引,渐趋纯粹的抽象表达。赵无极于其自传中叙述:「我不需要再创些符号,这些符号是了解绘画时的指针、也是限制,我的灵感源头是我的内在世界,随着我的好恶,通过各种色彩的运用,表达出来」。
在1959年至1972年间,赵无极迎来了「狂草时期」,风格更为大胆宏伟、奔放雄浑,正好体现他身心皆臻巅峰的心路历程。「狂草时期」被认为是其非凡艺术生涯中的最巅峰的阶段,代表了与其深奥的「甲骨文时期」风格之决定性告别,以更为宏观的方式表达他内在世界的转变。该时期作品也最得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及藏家青睐。赵无极也曾形容那时候的自己:「我那十年全速前进,就像驾驶一辆高速飞驰的车。」而此作《01.04.63》也正诞生于此。
「狂草时期」的赵无极正值盛年,国际展览邀请纷至沓来。顺遂的爱情与创作的热情相辅相成,让赵无极有着激情向上的雄心壮志,洋溢的感情如此澎湃热烈,让作品更富力量及气势。赵无极自由地挥洒勃发的艺术能量:「我可以毫不脸红的说,我画的是一种很浪漫的画,它带给我极大的快乐,一种最强的快乐,就是画绘画本身」。他用画笔重现生命之气、风、动力、形体生命、色彩的开展与融合,其垂直的构图呈现也成为赵无极作品中一种崭新的形式,激荡的线条在画布中席卷而上,其「中轴式」的构图方式,更成为往后十多年的创作岁月中经典的艺术标记。
《01.04.63》成于1963年,时值艺术家创作力最巅峰勃发的「狂草时期」,中轴式的独特构图,在中央汇聚舞动的线条,加深了画面的紧凑感与空间感,油画颜料和疾劲的笔触相互交织,营造出跌宕起伏的视觉震撼。在色彩运用上,赵无极选择了璀璨的金黄色,在中国古代,黄色是帝王专色,是超凡脱俗之色,更具吉祥华贵、富丽尊贵等象征意义。且自古素有「天玄而地黄」(《易经》)之语,玄黑代表天空,以黄示意土地,万物都在黄土之上繁衍生息、渊远流长。在《01.04.63》之中,以黄与黑的色彩结合、中式水墨画般的流丽笔触,折射出天人合一、虚静平和的哲思精神,拥有精深的文学性与汩汩的诗意。
在《01.04.63》之中,赵无极以淡雅的明黄色调作为画面基底,予人光明从容之感,在浩然广阔的空间中,又有数抹大地褐色层迭其上,仿若无垠深远的宇宙空间,回荡着空灵的气氛。赵无极曾说:「我的画很多地方看来很空,但油画不像水墨那样容易渲染,所以我在空的部分,比在实的部分下得功夫更多。中国画里虚实造成的节奏,在这点上给我很大的启示。」赵无极不仅融汇了传统书画中水墨分色的虚实疏密、也援引了西方绘画的光影明暗之法,使得油彩也能精妙地呈现中国画中水墨氤氲、气韵清远之感,又有流光舞动、色彩折射跳跃的璀璨动人,在光影之间进行了一场东方与西方的诗性对话。
在画面的中心地带,艺术家墨黑浓烈的线条恣意游走,雄浑气韵由笔尖而生,将能量储蓄汇聚,如山脊般昂然而上的构设样态,统合了四周流散的色彩,归纳出存在于宇宙混沌中的秩序感,肌理丰富,岿然独存,尽显赵无极胸中丘壑。他不拘泥于具体形象的塑造,而是更侧重于空间与光线的拉锯与对比、专注于绘画语言的原始建构,并且巧妙地运用明暗光影的戏剧性对比,凝聚出令人摒息的深邃氛围。正如法兰西院士乔治·杜比(Georges Duby)曾所言:「中国艺术元素又再隐现在赵无极的绘画之中,画面上造型互置,中央留四边无垠,形成强烈的虚与实的对比:粗犷、厚重、明晦、锐利、强劲的感觉来自中国山水画的山川大地;洋溢的情感、彩霞、生命的叹息来自中国绘画中的流水行云,然而在这种强烈的对立之中却产生平衡的关系,衍生了和谐的气氛。」 奔走的笔触在悠然游走中兼藏紧劲,极尽展现书法狂草中龙蛇腾跃、流畅婉转的风姿,在色光流泻之中跌宕起伏,生动灵活地交迸出无限和诗意的空间、凌驾于形式之上的精神力量。
法国艺术史学者达尼埃尔‧马歇索(Daniel Marchesseau)曾如此评论赵无极:「赵无极在创作中表现出以大自然为核心的思索,使古老传统面对古代西方大师和当代艺术家们的创作。他同时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视觉真实性影响,却幸运的能够将中国式的画面布局和西方式的丰富色彩和谐的结合。」赵无极以抽象之笔,隐含了汩汩的东方哲思、气势雄浑的书法意念,却能随心所欲地以湛亮饱满西方油彩发挥得淋漓尽致,丝毫不露斧凿痕迹。
赵无极以异于常人的专注,探索抽象艺术的终极价值。他的抽象绘画跨越古今、东西的藩篱,同时也有意识地褪去了自然样貌中可供辨识的外在表征,意在追求对有限时空的超越,以及对外在客观现实束缚的摆脱,真正地走向内在的自然,极富老庄禅机。现代建筑大师贝聿铭曾言:「绝非夸辞,我敢说赵无极乃当今欧洲艺坛上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。」作为东西文化艺术的桥梁者,赵无极的画笔浑厚且恣意流淌,在宇宙洪荒中熠熠发光,是备受全球艺术界肯定的绘画巨擘。
货币
换算
天干
地支

未安装雅昌拍卖图录

拍卖图录
立即下载